箫韶九成°

字/文
都挺稀松,不作专业
就nm菜得离谱。

我坚信
所有苦难与背负的背后
都是行云流水般的此世光阴。

背景来自南溟老师
望喜。

4.4祈福 

致敬那些 以血肉之躯,比肩神明 的英雄。

从来没有什么岁月静好,是他们在替我们负重前行。

忘掉那些过错,和不被原谅的青春。

——马頔《傲寒》


一首歌词更三回,实在是喜欢。

字丑手抖,感谢热啊的后期指导!

组织@-长风见执手写组官号 @九重春色字组官号 @霜磡手写组官号 


望喜。

远谦「远」

☞2500+,日常向,糖分未过量

☞主描写魏谦(下文中代词)

☞有剧情但含有大量意识流成分

有感而发,切勿ky,不喜划过。



「远」

有一种思念叫沉默。只有在难得最远的时候,才能把曾经走过的那段日子,看得最真确、最清晰。 

 

 

魏之远出差了,他觉得不太习惯。 

 

推门而入的时候,没有已经点亮的客厅的灯光,没有漫延到满屋子的饭香,也没有人过来接下他手里的东西,顺带说一句“哥,你回来了。” 

 

是的,他总把这种感觉称为“不习惯”。 

 

 

以前他从没有这样的感觉,回了家灯得自己开,一日三餐有两顿都是应酬,进了门倒头就睡,就连喝大了栽在地上,都得自己爬起来。 

 

说起来他似乎很少在意识清明的时候在这里待着,尤其是魏之远出国的那四年,他早已习以为常。 

 

进门多半只是睡觉,睡醒了就收拾出一副衣冠楚楚的样子出门。少有的清醒时候,也会在烟头发出的幽幽火光中度过,最后湮灭于黑暗。偶尔地,他会喊三胖过来陪他喝两杯。 

 

与其说他是回家,不如说他只是进了一间睡觉的房子,或者……一个东西齐全不用交钱的旅馆。 

 

现在不一样了,有人气儿的屋子住惯了,突然冷清下来,就总觉得缺了些什么。 

 

灯是黑着的,没有谈笑的声音,没有拖鞋摩擦地面的声音,没有做饭的声音,也没有魏之远手指敲击键盘的声音。一切都是那么安静,更贴切地说,是毫无生气的寂静。 

 

 

晚饭他已经在学校食堂吃过了,纵使他顶着助教的名号面不改色地走进教工食堂,躲过了所谓“菠菜炒月饼”、“鸡蛋炒香蕉”之类的神仙菜品,但终究还是败给了中午剩下的青椒肉丝。那菜有股铁锅味儿,尤其是回锅再翻炒一遍,盛到铁盘里,那味道就格外新颖。 

 

“要不是看到了这是青椒,我还以为我在嚼铁锈。”他扯着一边嘴角,跟旁边的年轻老师如此评价了这道举世无双的炒铁锈。 

 

其实是他懒得做饭,魏之远走的时候三令五申,不许每天点外卖吃,油大还没营养。于是他就顺理成章地把主阵地移到了食堂,运气好了还有人能唠两句。



快八点了,他打开电视。不过只是调到热门的电视剧听个响而已,听着小宝演的角色撒泼他就自在多了。这丫头,绝对是本色出演,跟在家 吵着要吃好吃的 的时候一个德行。 

 

又趿拉着拖鞋去厨房烧上一壶水,热水壶稍微有点故障,不太灵敏了,不过总归还能用。 

 

窝进沙发打开电脑,点开学生刚提交的论文,他面无表情地开始浏览。不得不说的是,十分钟之后他已经眉头紧锁,向后靠在沙发靠背上,手指交缠在一起。处理问题的时候他总是下意识做这样的动作。 

 

“这都是些……什么玩意。”声音渐弱。 

 

他这碎嘴子习惯性地损两句,在突然想到根本没人听,也没人会回应的时候,声音就不由得变得干干巴巴,听得出明显的变化。 

 

 

当他被迫从所谓“不堪入目”的论文里抽出心思的时候,是他听见了电视剧里小宝演的女疯子,正在声嘶力竭地扯着嗓子叫喊。 

 

‘ 奶奶!你去哪了……你回来,回来看看我啊……别丢下我——!’ 小宝披头散发地坐在地上,泪眼朦胧,俨然一副发了疯的样子——可这疯状却又意外地往人心窝子里扎。 

 

他不认识这剧里的角色,就连小宝演的角色叫什么都记不太清,但是那一刻,他确信他看到的是宋离离。 

 

这剧还挺真实。他想着,他感受到了。宋老太刚走的时候,小宝也是这样哭地歇斯底里,伊甸园的小女孩儿,一下就摔进了人间。他也沉郁,却不知如何安慰。 

 

很久没有回味的往事早在记忆深处吃了灰,而小宝这一嗓子就像嚎开了潘多拉魔盒,突然间地、那辛酸且不愿回首的过去一幕幕涌到了他脑海里。 

 

当过去的情感被翻涌到了水面上,带来的仍是切肤之痛。 

 

所谓小孩没娘,说来话长。那是很长的、谷底晦暗无光的日子,他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进,没有一丝缝隙,让他得以窥见天光。 

为了生计,他曾经尽可能地挺直腰杆,离开学校,又因为那一点可笑的自尊,去给乐哥做打手,后来又一个人跑到广东那边的地下“黑拳场”,给人打黑拳,结果发现那是个新型毒品实验基地,九死一生才逃出来。 

 

想来自己的前半辈子,赚的都是玩命的钱,又像是急着赶着把别人的一生都过完了。一个孩子费尽千辛万苦,把两个孩子拉扯大——不对,他不能被称作孩子,要他背负、承受的东西有太多,他从小几乎没有做过一天孩子。 

 

只是当他挣脱桎梏、顺着自己心意,豁出去一般吻上魏之远的时候,他放下了。他看见了光,感受到了温暖。 

这是他做的最大胆,也从未后悔过的决定。自此,过往种种,皆是值得。 

 

对于一个又一个的苦难,以前的他会问为什么,但现在,最多只会问,还有什么。 

 

 

魏之远在的时候,他几乎没有什么机会去想到这些一言难尽的过往。生活里的每一个缝隙都会被魏之远霸道地填满,嗯,心也是满的。 

 

难得的回忆让他不由得入了神,像是在审视这前半辈子功过得失,以至于魏之远打来的电话他都没有及时接起。 

 

“哥?”电话那头的魏之远见他没有开口,试探性地叫了一声。 

 

“在呢。”他方才回神,听了听那边的响动,旋即便补了一句:“呦,你大晚上搁哪浪呢?” 

 

“……在酒店大堂呢,跑了一天哪还有精神浪,有你一个还不够吗。”魏之远迟疑片刻后回答,话语间带着笑意。 

 

出差的日子里,魏之远总会在晚上给他打个电话,约摸是十点多钟吧,要是回了酒店,就开视频聊天。不过是报个平安,有时候汇报一下工作,听他叨叨两句,偶尔还会有出现个别令人面红耳赤的词句,临了了又嘱咐他一堆关于“如何好好照顾自己”的话,他听着耳朵都快起茧子了。


魏之远有时候也“油腻”地问他有没有想自己。 

他多半都是以 不太适应 作为回答。其实他也纡尊降贵,含糊其辞地承认过几回,之后听着魏之远上扬的语调,觉得自己又矫情,又腻歪,于是这份思念就顺理成章地变成“不适应”了。 

 

电话那头又有轻微的响动,像是在很大的场地,从远处传来的。 

 

 

他草草收了电脑,打开游戏,魏之远团队开发制作的那款。可是玩了两把便索然无味,大概是游戏正主不在的缘故。 

 

算了,洗洗睡吧。 

 

临睡前拎起热水壶,他给自己倒了一杯水,又顺手给魏之远的杯子里也倒满。想了想没人喝,却也没再倒掉,就搁在那了。 

 

 

 

夜已深,魏之远轻轻开门进来,把皮箱立在门口。他已经睡熟了。 

 

那水还温着,魏之远端起杯子喝了一口,忽而想起自己没告他今天凌晨就会回来,便不由得垂下眼睑,眸子里蕴了温柔,嘴角轻轻上扬。 

 

 

朦胧间,他觉得屋子里被熟悉的气息填满了,床上也不再冰冷—— 

 

下意识地翻了个身,口齿不清地喊了一声“小远”,也许他自己都没意识到。 

 

“我在呢。” 

 

他像是听得真切,往魏之远这边动了动,被魏之远顺势揽进怀里抱着了,在他脸上轻轻印下一个吻。 

 

不过他不知道这些,又睡熟了,只是睡得格外沉。他牵肠挂肚的小远,带着他深切却不肯宣之于口的感情回来了。 

 

 

- 有些思念,就算睡着了都不肯放下。 

 

- 是吗?那一定很深了吧。 

 

END. 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关键词:习惯,思念。

感谢绑文老师阿凉的倾情取名。


还是比较抽象的,当练练笔吧,写的不如意的地方还请各位看官姥(宝)爷(贝)多担待。如果喜欢我真的会超级开心啦。


望喜。

舟行若在虚:

6.6-9.13原耽百日·暑假作业大礼包派送【初宣】


看庙堂之高、江湖之远

明争暗斗的心思被爱冲破

两袖清风渔樵江渚之上


看明亮课堂、欢声操场

少年心事被明媚阳光包裹

悄无声息地缠绕飘扬


看浩渺太空、深邃宇宙

呼啸末日中倾尽所有

两颗心碰撞,心底滚烫


览尽书中跨越万里千年的繁华

愿以笔墨书写那一纸情话

你们在未知世界发光,而爱继续生长



【staff】

班主任:舟行若在虚@舟行若在虚 

副班主任:性感祁醉在线不做人——吸景度日@性感祁醉在线不做人——吸景度日 

书法老师:Ida_周戌凌@周树林儿 /無妄之災@無妄之災又菜又鸽. 

语文老师:冉天生@冉天生-TayNew甜回来😷 

美术老师:凉白不是凉白开.@凉白不是凉白开. 


本次作业大礼包包括语文作业(文)/美术作业(画)/书法作业(字)/手工作业(章)/设计作业(图)/音乐作业(歌)

希望同学们拥有一个充实的暑假!

远谦「烟」

☞1500+,实锤日常,甜

☞主描写魏谦(下文中的代词)

☞深夜产物,含有大量意识流成分

困倦短打,不喜划过,切勿ky



「烟」

明月半墙时,蝉鸣声溅起的月光透过窗帘的缝隙,斑驳地落在床沿,和堆在椅子上的、散乱的衣服上,他醒了,颇有些猝不及防。 

 

 

警觉地睁眼,意识便快速回笼,目光略过天花板,坏了一个灯泡的老式吊灯,书柜,写字台,昨天他改完卷子好像又忘了把笔盖合上……等等,那是什么?哦,堆了整把椅子的衣服,还垂下来半只袖子。 

 

一切如常,他不再警觉。放松下来,不远不近的呼吸声,就变得格外清晰了。约摸着三四点钟吧。 

 

侧了侧身,把半屈着的腿伸直,盯着天花板,这样的呼吸声格外让人安静。少倾出神后,他才转头去看魏之远。 

 

他并不能看清魏之远的脸,稀疏的月光根本算不上什么光源,白日里人模狗样的皮囊,现下全然湮没在黑暗中了。 

 

 

沉睡的感官接二连三的苏醒,寡淡干涩自下而上蔓延到舌根。他动了动舌头,咽下一些口水试图缓解这份格格不入的不适。烟呢?有段时间没抽,显然,他的嗓子更清楚他想要什么。 

 

打算起来摸根烟,往起一坐才感觉胸口压着东西。他有些惊讶,或许是习惯了,也可能是麻了吧,他居然没有发现魏之远的手臂一直搭在他身上,松松垮垮地揽着他,生怕他跑了似的。 

 

小崽子睡觉都不老实。这是他的第一个想法。 

 

轻轻抬起魏之远的胳膊,抽身出来,又拉了一团被子搁在那条手臂下面。他悄悄摸索到地下,趿拉上两只拖鞋,窸窸窣窣地出去,又反手把门阖上了。 

 

 

轻车熟路地在黑暗中摸到开关,打开客厅最暗的灯,想去茶几上拿烟,才发现脚上的拖鞋穿错了颜色。算了,就这样吧,家里的拖鞋都是清一色的款式和花色,也不会穿着膈应。 

 

打开厨房的窗户,随手灌一口隔夜的凉白开,他终于从盒里剩下的四支烟中抽出一支,叼在嘴边。关节分明的手指擦上打火机的火石,一苗火光窜了出来。 

 

这还是小宝送他的,上回巡演回来,给魏之远带了套外国名著,给了他带了个精致的打火机。这可给他愁了半天,人比人得死,货比货得扔,好歹他也算半个教书先生了,怎么在他妹眼里就是个烟筒子。 

 

不过在发现这打火机确实比街上两块钱一个的打火机好使以后,他就不记得这事了,倒是得好好保管,丢了心疼。当然,这都是后话了。 

 

他把胳膊支在窗沿,将烟叼唇关肆汲,辛涩入喉杂夜风凛冽犹为清醒。远处林立的建筑只有星星点点的光,大概也有人像他一样骤醒——亦或是未眠呢。 

 

这样的寂静总让他觉得,恍若隔世。

 

 

曾几何时,他也曾这样立于深夜的窗前,殚精竭虑只为吃上一口饭。总有许多苦难等着他捱,铤而走险的奋不顾身,和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的寂寞,他只能吐在深夜的一口烟圈里。似乎所有的不幸,都只是卑微如蝼蚁的墓志。 

 

一切都结束了,也总有些东西在黑暗中酝酿着发芽,所有的付出,已经在反身拥抱他。 

 

本就寥寥的灯光熄灭了一簇。他看见了,他注视着。 

 

 

指尖不正常的热度将他带回现实,一支烟已燃烧殆尽。把烟头碾灭在水槽里,本想续上一根,转念想起被魏之远锁着的“存货”,拿烟的手又收回来了。 

 

魏之远,真有你的。顺手关上窗户。 

 

他想回屋去,又怕呛醒魏之远,于是走一半改道去了厕所。镜子里的他胡子又冒茬,头发竖起来一片,可是他现在不想打理。来都来了,顺便上个厕所得了。 

 

离他出来已经有半个钟头,他关上厕所和客厅的灯,轻声回屋,路过椅子的时候捞起那半截袖子塞进衣服堆里。看了看魏之远没动静,便溜着边回到床上,发出轻微的嘎吱声。 

 

再次抬起魏之远的胳膊,他揪出棉被,将自己塞进去,迟疑片刻后,重新将那条手臂放在自己胸口上。 

 

“哥……你去哪了……”魏之远声音含糊着,带着困意在他耳边想起。 

 

“怎么醒了?”他显然有些意外,以为自己已经够小心了。 

 

那人不答,只是将他往怀里揽了揽,像是睡着的下意识动作。 

 

“……”不安生。 

 

他终于没有闪身退远。直到耳边的呼吸声重新均匀而稳定,才又阖眼,一种“莫名”的平静和温暖让他沉沉睡去。 

 

终于,他可以在行云流水般的此世光阴里,肆无忌惮地睡到自然醒。这多好啊。 

 

晚安。


END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梗概:魏谦夜里醒了,去抽了个烟,又回来睡了。(是的1500字就写了个这,我好能扯)


其实生活……也不过如此罢。

是凌晨五点多一时起意写的,练练笔吧,第一次抽象到这种程度,尚不成熟,感谢各位看官姥爷包涵。


望喜。

@只搓政宗的鹅 鹅鹅迟来的生贺!(dbq晚了

是鹅鹅点的朴实又热切的“祁炀百年好合”,祝鹅鹅生日快乐!


谢谢鹅不嫌弃我丑(我写什么鬼东西心中有数)

p2p3贺 朝 审 美 式p图,谨 慎 左 滑!

上了一点水印。给别人的就不圈组啦x


望喜。

“如果全世界都对你恶语相加,我就对你说上一世情话。”

——马頔《傲寒》


真的超级喜欢这首歌(但是单曲循环容易丧)。


我 好 丑。十几天没写对不起辣各位眼睛了x。

有崩掉,p1快乐负片(会好看一点)。

组织@-长风见执手写组官号 @九重春色字组官号 @霜磡手写组官号 


望喜。

【花开蜀锦六爻惊蛰24h—23:00】

“千丈深渊,未及心上一捧桃花潭。”

仿佛甜只有一瞬,苦却苦了很多年。


第一次做这种形式的后期。

(有些手抖,下笔重了,欢迎各位太太私信指教。


望喜。

罄淮:

花开蜀锦六爻惊蛰24h

倔强不屈残存一魂,聚灵于玉,霜刃出鞘傲然屹立世间。
轻狂浪荡追忆年少,心魔入障,剑走偏锋独守门派一方。
扶摇落,扶摇起,扶摇直上九万里。

生死两茫无相见,却遇红尘万丈犹少年。
是入定时毫无保留的后背,是闲谈时刻下私心的发带,三寸柔情换柔情。
百年分隔,遇如初见新人面。
雷响惊蛰,春拂云开故人归。
恰如心尖桃花潭。


策划: @罄淮 / @陆寻星 

文案: @江入大荒。 

题字: @合欢 

美工: @华歌鸽 

活动时间:3.5 / TAG:花开蜀锦六爻惊蛰24h

【参与人员】

【00:00】文  @罄淮   
【00:30】画  @冰島 
【01:00】画  @苍梧 
【01:30】字  @合欢   
【02:00】文  @顾望。  
【02:30】画  @贫道旻珺  
【03:00】画  @鳴光燈 
【03 :  30】字 @望春山 
【04:00】文  @山北迟青 
【05:00】画  @水自南归   
【05:30】文  @陆寻星   
【06:00】文  @蟹橙   
【06 :  30】字 @火中取勺在睡觉     
【07:00】画  @铜钱    
【07:30】文  @道爷碱三丰☯️   
【07:31】画  @雅雯 
(掉落)
【08:00】文  @F同学是只仓鼠   
【08:30】文  @是谢景行。   
【09:00】画  @NaCl过量鱼√  
【09:30】画  @九木又    
【10:00】字  @钺上柳梢头    
【10:30】字  @原树.  
【11:00】文  @江入大荒。   
【11:30】画  @-盐酥鲤鱼精   
【12:00】画  @晏一   
【12:30】画  @二期星期二  
【13:00】字  @长剑覆雪。   
【13:30】画  @我ID不土  我对晚宁哥哥一心一意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【14:00】画  @三生烟火   
【14:30】文  @听刀   
【15:00】画  @十二单🥥    
【15:30】画  @木艮木艮   
【16:00】文  @花酒为期   
【16:30】画  @佳声声声声   
【17:00】字  @公子初尘   
【17:30】画  @鹿衔草   
【18:00】字  @-無端-  
【18:30】画  @-临刀-   
【19:00】字  @辛尚仁   
【19:30】画  @伍所事事   
【20:00】文  @夜溪玦    
【20:20】章  @汐落 
(掉落)  
【20:30】文  @云锁朱阁。   
【21:00】画  @照川菓     
【21:30】画  @性感阳光在线摸鱼  
【22:00】字  @闭孤馆   
【22:09】章  @韩叙 
(掉落)
【22:30】文  @XXXxuanyuan   
【23:00】字  @箫韶九成°    
【23:30】文  @荣焉  

【随机彩蛋】歌  @天衾儿  


花开蜀锦六爻惊蛰24h,惊蛰之时,请君一阅